Posted on: 2020年10月18日 Posted by: yabo1152.com Comments: 0

眼泪就是那么一种奇怪的东西,它能让你感觉到些什么,却又只能让你感觉到些什么。

不知道是因为哭完了没有力气,还是只是纯粹不想起来,现在的蒙彼利埃依旧靠在安波身上。

当然,肯定不是指蒙彼利埃就不能哭,而是这与蒙彼利埃给安波的形象相差太远了。

冷淡、平静、不苟言笑、憧憬克利夫兰…蒙彼利埃就是这么一个头发像猫耳朵的冷漠少女,无论哭还是笑,这种剧烈的情绪表达似乎都不属于她。

“…虽然这种话我说出来显得很假,不过我还是象征性地说一下:女孩子不要哭,哭了就不好看了——当然我觉得蒙叔你啥表情都挺好看的。”

“嗯…我再想想该说些啥…我手头没手机,不然我肯定要百度一下,问问网上的带哥们,这种时候我应该怎么办。”

蒙彼利埃从指挥官身上离开,坐直了身板,红色的夕阳打在蒙彼利埃的侧脸上,将那两道泪痕照得清清楚楚。

“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出现,也不明白自己作为舰娘到底从何而来,我能想起来的只有在海面航行的一生。”

“大姐头真的真的很厉害,能解决所有我解决不了的事,能照顾好我们所有人,而且无论面对着什么,她脸上都是那种自信的笑容。”

说到这里,她的眼神有些落寞,不过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蒙彼利埃突然用冷漠的眼神瞥了安波一眼。

指挥官挠了挠头,回想起蒙彼利埃当秘书舰的这段日子,感觉貌似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生自己的气…

“是啊,你这家伙,天天只想着不务正业,工作能拖就拖,不火烧眉毛不动手,还犯重婚罪,还犯了好几次!甚至连大姐头都被你下了毒手!”

指挥官额头上淌下几滴冷汗,关于他婚舰的问题已经不止被一个人吐槽过了,不过被舰娘说,这还是第一次,而且还是某种意义上被自己小姨子说。

每说一句,蒙彼利埃的脸上就红一分,那绯红色的脸颊,在夕阳下看上去却是依旧显眼。

安波静静地听着,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默默听着眼前的蒙彼利埃一字一句说着那些,原本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话。

“明明和大姐头聊过,还被指挥官鼓励过,可最后,我还是和以前一样,没什么长进…”

“确切来讲呢,是‘现在的碧蓝航线’建立起来之前,我就已经在别的舰队里干活了。”

“嘛,那个时候,我的确是个卒子啦,干些见不得人的活的,虽然后来也指挥过舰队就是了。”

指挥官转过头来,看着蒙彼利埃。那原本黑色的双眸在夕阳下透露出深红色的光。

“喜欢什么就会说出来,讨厌什么就会去拒绝,想到什么就回去做,收到什么都会默默保留在身边…啊,你这么听我说,是不是感觉好像我把你们舰娘都当老好人一样了?”

“可是我真的就这么觉得,舰娘都是些又好又善良的人,对曾经的我来说,可能都是些高攀不起的人吧。”

“因为在这个位置上越久,就越会辜负别人的感情,还只会背负越来越多背不起的东西。”

听到这句话,蒙彼利埃整个人浑身一颤,原本有些阴沉的脸色突然就又变回了那可以冒出蒸汽一般的通红。

不敢去看安波的眼睛,蒙彼利埃直勾勾地盯着地面,目光聚焦在不知道哪块小石头上。

蒙彼利埃任由安波牵起了自己的手,她只是继续红着脸,把头埋得低低的,不敢去看安波的脸。

蒙彼利埃支支吾吾说不出半句话,因为她感觉到了接下来安波要说的话可能会让她的心脏都跳出来。

“辜负了不知道多少人好意,不知道被多少爱着自己的人所容忍,却还依旧想要去给所有人幸福和快乐。”

“不…每次提到指挥官,大姐头其实最后都会笑得很开心,虽然她从来没有说过,但是她的表情总能告诉我们,她没有选错人。”

“我虽然总是认为,大姐头说的就是对的,但是对指挥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却总还是抱以怀疑。”

蒙彼利埃显得非常紧张,虽然已经被欧根确认过,甚至于基本上被安波猜了个大概,但真到了关键时刻,却总是要掉链子。

而欧根自然被指挥官狠狠抱怨了一通,虽然某种意义上也是被害者的蒙彼利埃倒是表现的一点不郁闷,倒不如说,还挺开心的。

“什么小事…你大姐头万一当真了,第二天我们这个港区就他妈要换指挥官了。”

本来只想着每个好感阶段各写一篇,结果在喜欢这一部分突然展开,到最后拼拼凑凑居然硬是把这篇东西憋到了30000多字

其实关于这篇文章,原本原本我就想写个天天摸鱼的指挥官,可是写着写着,指挥官的设定就变了,结果就导致现在这个背景被我迷之放大hhh,其他舰娘的不知道能不能写好

同时连载的企业那一篇emmmm,由于故事的时间跨度很大,所以可能没办法立刻去更新,还请见谅(我又鸽了)

Leave a Comment